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能放过!》。

兩臺跑步機上,以辰和一個女孩并肩快跑。

女孩額寬適中,下巴圓滑,有著一張精美的鵝蛋臉,黛眉細長秀雅,杏眼大而有神、圓而有形,瓊鼻直而順、高而挺,還有那紅潤誘人的櫻唇,一頭緩解視覺寒冷的米灰色長發披到肩部,吹彈可破的皮膚如羊脂玉般白嫩光滑。

女孩生得是天姿國色,長得是傾國傾城。

若是在平時,以辰早就開始偷偷地打量女孩了。事實也確實如此,一看到女孩的容貌,他就被驚艷到了。

但不等他仔細打量,女孩就給他啟動了跑步機,而且坡度和速度都調到了最大。

起初他還能從容不迫,偶爾偷瞄一眼女孩,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跑步越來越吃力,他逐漸有些力不從心。

直到現在,十二分鐘過去了,他呼吸急促,幾乎沒有多余的力氣再偷瞄女孩。

與以辰相反,女孩呼吸均勻,步伐穩健,好像自始至終都在慢跑。

扭頭看向以辰,女孩話語平淡:“不行就休息。”

“男人不能說不行。”以辰咬牙堅持,女孩投來的目光令他倍感難堪。

“死要面子活受罪。”女孩輕輕一笑,不再理會他。

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拉開了帷幕,兩人以跑步的方式展開了第一次較量。

二十三分鐘、二十四分鐘、二十五分鐘……當跑步機上的時間達到了三十分鐘,汗流浹背的以辰精疲力竭,被跑步機甩出了跑帶。

戰爭最終以以辰完敗而結束,他躺在地上,氣喘吁吁:“不……行了,我……跑不動了。你……贏了,我……認輸。”

“男人不能說不行。”女孩重復了一遍某人剛才說過的話。

“我收回……剛才的話,我承認……男人也有不行的時候。”以辰大口地喘著氣,安慰自己沒必要和美女拼命,那是傻子行為。

更何況以目前的情形來看,就算拼命他也拼不過。

女孩把兩臺跑步機的速度都調到最小:“不想腿酸脹得痛就上來走一會兒。”

“不走了,說什么也不走了,痛就痛吧。”以辰無力地搖了下手,“半個小時,六千米,這是我二十年來跑得最快的一次,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具備國家運動員的潛質了。”

“五千米十二分鐘,一萬米二十六分鐘,你覺得你有望打破哪一個?”

“呃——我是說……二級國家運動員。”以辰頓時尷尬。

關了跑步機,也不在乎塵土,女孩轉過身來,坐在跑帶上看著他:“五千米十六分鐘,一萬米三十四分鐘。”

以辰一副窘態,面對女孩的犀利的話語,他無言以對。

“其實,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打破世界紀錄。”女孩自顧自地說,“劍息對人體的強化很可怕。”

“上一任道劍之主,他們身體素質很強嗎?”以辰好奇。

女孩想了想說:“雖然沒有自愈和延緩老化的能力,但力量、速度和反應力都遠超人類極限。”

“那世界記錄豈不是手到擒來?”以辰想象著自己打破各個體育項目的世界紀錄,那絕對是史無前例的壯舉。

“做白日夢也要挑個時候,你是想全世界都知道劍陵的存在嗎?”女孩哼了一聲,“這個社會,要說唯有的公平,那就是體育競賽了,即便如此,體育精神也不是絕對的公平。俱樂部不缺能打破世界紀錄的人,只是想保住劍陵的秘密和維護社會僅剩的公平。”

“想不到你能看得這么透徹。”

女孩起身,朝吧臺走去:“你該起來了。”

休息了這一會兒,以辰也恢復了一些力氣,站起來從毛巾架上拿了兩塊干凈的白毛巾,跟上女孩:“你好,我叫以辰。”

“路璇。”

“我知道。”

路璇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以辰,淡漠的眼神令他拘謹得很。

看了幾秒,女孩收回目光:“你知道是你的事,我介紹是我的事。名字,是老頭告訴你的吧。”

“老……頭?算是……吧。”以辰干笑,竭力把這個稱呼和路昊川聯系在一起。

敢稱呼老爸為老頭,他這位老師還真有點特別。

“喝什么?機會不多,把握好。”走到吧臺前,路璇拿出搖酒壺、過濾器等調酒器具,“不想喝雞尾酒的話,直接喝也可以,伏特加還是威士忌?”

“琴費士吧,我酒量不好。”以辰如實說。

路璇準備配料,這里雖然食物不多,但各種酒和調酒的配料卻是十分齊全,琴酒、龍舌蘭酒、檸檬、青檸檬……應有盡有。

準備好了配料,她將不同容量的琴酒、檸檬汁、必得利石榴酒加入冰塊倒入波士頓搖酒壺,持久用力搖勻后,用過濾器濾出搖酒壺中

他本来就要跑离二皇子的视线,谁知道一股强大的吸力让他卡在原地,怎么跑也跑不动。

  而龙霖却是持仗长枪,一点一点的靠近他。

  金泰来眼看暂时跑不掉,从怀里面掏出一大把符箓,噼里啪啦的往身后丢了过去。

  龙霖眼中一冷。

  他身为堂堂的九天帝国二十四卫督察将军,怎么可能会被这种雕虫小技给影响到?

  “交出虚空矿石!”

  他怒声一啸,长枪往前面奋力一刺,一条黑色的龙影从枪尖一跃而出,甩头咬向金泰来。

 ......

纵然如此,萧、展二人还是过了道:“虎骨蟒蛇酒!”连安又是

推开院门,陆隐走出。

  苍碧看去,打量着陆隐,“代府主闭关结束了?”。

  陆隐点头,“前辈,我要去抓捕暗子,前辈是一起去还是留在这?”。

  “自然一起去,罗君大人令我时刻跟在代府主身边,以便让你行事方便”,p> 右賢王看到明思遠并沒有氣惱,反而更加看重他,這會兒沒有左賢王和伊罕王在身邊,所以右賢王毫不掩飾對明思遠的喜愛。

“明小將軍,能不能告訴我,悍馬營失蹤是否和你真有關系?”

右賢王眼神里充滿了期待,盯著明思遠的眼睛,想要洞穿明思遠的心靈,“但說無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能放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翀晨传

普通芥末

翀晨传

中原盟主

翀晨传

王老实种花

翀晨传

二将

翀晨传

默夜笙歌

翀晨传

司宵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