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裂风再现》。

丁喜还没出手,突听叮.叮,叮的小,没有看见过他的人,几乎

“他原本并不姓西门,只是很久之前,祖辈都在西门家族里面做仆人。”

“连续几代都是。”

“后来一任西门家族族长心善,见他们勤勤恳恳伺候了那么多年,便赏赐他们一个西门姓氏。”

“不过也只是姓氏而已,不入族谱,不进祖坟。p>但是现在,当自己用自己的功力能量的信息,开始进行了一定的渗透,那么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轻而易举就判断的出来,就在二十米之外的假山处的这个位置,本身便有着一些人隐藏在其中。

吕泽可以确定,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错的。

而在距离吕泽......

香气虽然极淡,可是他立刻就的笑意看来是那么残酷,那么

林宇想利用一波乙坂有宇。

  什么?你问为什么要利用乙坂有宇?

  当然是刚刚触发的主线任务!

  就在友利钻进帐篷的时候,林宇的任务专区便刷出了一个主线任务。

  这个任务让林宇有点小害怕。

  【任务一:‘湖面一探究竟。’】

  林宇也搞不懂为什么好端端的刷这种任务。

  为什么要去湖面一探究竟?

  林宇有些不想接,但是看到只是去看看湖面就可以完成任务,林宇又有点心动了,于是他打算看能不能利用乙坂有宇,毕竟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这家伙存储的超能力说不定就能让他们逃出生天。

  所以他才来将乙坂有宇叫醒了。

  乙坂有宇道:“什么好玩的东西?”

  听到有好玩的东西,乙坂有宇也有些来劲,他好久都没有来过深山之中,但是今天下午却很无聊,所以乙坂有宇还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林宇悄声道:“跟我来。”

  等乙坂有宇爬出了帐篷,林宇做了个手势让他在原地等待一下,然后林宇自己钻进了自己的帐篷,将小八提了起来。

  这时候当然要带着小八去才更保险一点。

  出了什么事,也让小八顶上去。

  “小八!”

  林宇轻轻晃动小八。

  小八睁开眼,一脸懵逼道:“爸爸,咋回事?”

  林宇道:“爸爸发现一个好玩的,想不想一起去看?”

  小八顿时眼睛微亮道:“好玩的?能吃吗?”

  林宇:“……”

  “怎么总想着吃!那是一只女鬼!”

  林宇小声的说道。

  乙坂有宇眼睛一瞪!随即心中有点小害怕,女鬼?今天见到妖怪他都有点小害怕了,居然还有女鬼?还是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

  小八失望的道:“不能吃有什么好玩的。”

  林宇道:“被磨磨唧唧的,别睡觉了,走,跟我一起去看看。”

  小八晃了晃脑袋道:“走走走。”

  乙坂有宇恐惧过后,便是小猫爪挠似的好奇,腿不由自主的跟着林宇向着山中摸去。

  林宇来到悬崖边,然后让小八变回原样。

  他可不想大晚上的黑漆咕咚的去往下面的山林子里穿过去到湖边,他是想直接坐着小八飞过去。

  小八点点头,嗷呜一声,恢复了原状。

  乙坂有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巨大的妖兽,顿时刷新了他的三观。

  “我的吗,居然比房子还大。”

  乙坂有宇震惊道。

  林宇拍了拍乙坂有宇道:“发什么呆呢,赶紧上来。”

  这次上小八的身上,林宇便找到窍门了,让小八把尾巴放下来,然后抱着小八的尾巴,再让小八自己尾巴抬上去,那么他就可以直接上到小八的背上。

  林宇喊道:“小八,冲冲冲,去那个白色发光的那里看看。”

  八岐龙虎兽恢复了原身后,便霸气多了,刚想大吼一声,便被林宇打断了。

  “小八!别叫!等下把那个东西吓跑了!”

  小八刚扬起来的脑袋便失落的耸拉下去,这种即将要叫出口的突然被憋回去,实在是太难受了叭。

  小八一展双翅,从该派康默记呀。

康默记和老古究竟为何事而来?

不过,康默记和老古从阿保机那里来,一定可以打听到阿保机的消息的。

碍于颜面,述律平没好意思急着打问康默记和老古,到她的仪坤州所为何事,更没好意思急着打探阿保机的消息。

述律平等着让康默记自己说出来。

等到康默记说出阿保机病了,并且病的那般严重,述律平已经坐不住了。

又听说阿保机在昏迷中不停呼唤着她,述律平的心中既幸福又释然。

怪不得他不来看我,原来是病了,并且病的那样严重。

述律平的心中充满了自责:自己太任性了,太自私了,阿保机生病,自己应该陪在他身边才是呀。

述律平哪里还能在自己的仪坤州待得下去,心早已飞到了阿保机身边。

仓促离开餐桌,述律平忘记了与众人说明情况,便迫不及待地带着几名贴身奴仆上了路。

述律平让每人带了两匹马,星夜向可汗牙帐奔去。

从她的仪坤州到可汗牙帐,路途遥遥,中间还必须穿越一带茂密的森林。

长途旅行,人可以在马背上休息,马也必须得到休息,所以,述律平让每人带了两匹马。

晃悠在马背上,述律平的心情格外平静,是长期犹豫不决,最终做出决定的那种平静。

昼夜兼程,到达可汗呀牙帐才得知,阿保机还没有到达,只是派了二弟剌葛先行,在可汗营地附近,安排大军驻扎事宜。

述律平找到剌葛,迫不及待地问道:“你哥的病好了吗?”

剌葛担心地说:“好什么呀,不能骑马,只能坐车勉强支撑,要不然,大军早该到达了。”

述律平的心不由得一紧,哪还顾得上旅途劳顿急需休息,抬头看了一下即将落山的日头,再次翻身上马,狂奔而走。

第二天太阳探头时,述律平看到了一大片军营。

不必问讯,述律平也知道阿保机营帐的大致位置。

述律平在哨兵的阻拦、喊喝声中,闯入了军营,直接跑到阿保机的营帐前,才下了马。

述律平看到,曷鲁和迭里特、绾思、苏、觌烈、羽之,正在帐外说着什么。

看到述律平来了,众人都围了上来。

述律平向营帐内指了一下,直奔主题,问曷鲁:“好点了吗?”

曷鲁一脸的忧郁,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又是一夜没睡,刚睡着,让他睡一会儿吧。”

述律平知道,这是曷鲁担心惊了阿保机的觉,有意阻止述律平不要立即进帐去见阿保机。

迭里特的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说:“康默记说,大哥只要一到可汗牙帐,病体会不治而愈。我们的大军最多再有三天便可到达可汗牙帐,而我弟的病却一天重似一天。到时候,我看他康默记用什么法子能治愈我弟的病。”

迭里特说着,脸上挂满了幸灾乐祸。

述律平哪管那么多,轻轻撩起门帘,低头钻了进去。

述律平看到,阿保机身盖皮被,静静地躺着,面容消瘦,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

述律平的心中既担心又无奈,在阿保机的身旁坐下,泪水哗哗流了下来。

述律平从小与阿保机在一起长大,在述律平的印象里,阿保机从来就没生过病,他的身体就像一块铁疙瘩,任怎么摔打,从来就没碰掉过一丁点皮。

这次是怎么啦?怎么会病成了这样?

述律平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鼻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裂风再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牧师休兰

千葱一沫

牧师休兰

无边客

牧师休兰

周笑羽

牧师休兰

香杉雨藤

牧师休兰

雾入

牧师休兰

ACE灬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