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轮开始!》。

但是身经百战的蓝大先生这一次来,掩口笑道:云老爷子要这么

醉香居東樓。

穆夫人剛出東樓。張百萬就哇哇大叫:“小天,你面子好大,我來過醉香居好多次,從來沒有來到它后院。聽說后院只有醉香居貴賓才可以進入的,小天,難道你和穆當家的----,嘿嘿。”張百萬“嘿嘿”的露出奸詐的笑容。

看到張百萬奸笑的樣子,傲天有點哭笑不得,“百萬,俺第一次來這里,怎么可能認識穆當家的,真虧你想得出來。”

“是哦,你是沒有光明正大來過。”張百萬道,“不過,這不代表你沒有偷偷摸摸來過呀,嘿嘿。”

傲天更加哭笑不得,“百萬,你再亂說,小心,我扁你,呵呵。”

張百萬知道開玩笑適合而止,感慨道:“小天,這只能說明你魅力超強,呵呵!”

兩人上得樓來,找了位置坐下,服務生下樓給他們準備茶水、點心去啦。

傲天環觀四周,小樓還很空蕩,不過旁邊位置早坐著兩個俊俏的少年公子,看樣子應該是一主一仆。

“公子,聽說醉香居顏如玉姑娘七天一次的彈琴表演號稱是日華城一絕,眾人趨之若鶩。今晚,人怎么這么少啊!”更加嬌小的俊俏公子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傳到傲天耳邊。

“傻屏兒,顏姑娘彈琴表演時間還沒到呢。”更加俊俏的公子聲音有磁性。

張百萬喜歡熱鬧,看看周圍他們這一桌,只有兩人感覺空蕩蕩的,他想了想,然后站起來,走到旁邊位置,面帶微笑對著更加俊俏的公子,笑容可掬道:“這位公子,你好,你看你桌子兩人,我們桌子也是兩人。如果我們湊成一桌,四人一桌,那就熱鬧多了。你認為如何?”

“好啊。”俊俏公子爽快答應。

“小天,過來啦。”張百萬朝傲天大聲叫喚。

服務員很快把茶水、點心搬到另一桌。

待傲天剛剛坐下來,張百萬急不可耐的介紹道:“這是我同學傲天,我叫張百萬。”

“我公子叫慕容睿,我叫劍屏,大家都叫我屏兒。你們也叫我屏兒吧。” 劍屏高興地介紹自己。

四個年輕人越聊越有勁,很快就成為好朋友,打成一片。就在四人聊的正歡時,其他貴賓陸續到了,一會兒就高朋滿座了,來的人要么是一些光鮮亮麗的貴家公子,要么是一些腦滿腸肥的中年男子,都是些心里齷齪之輩,雞鳴狗盜之輩。

一樓中央,隨著清幽的音樂再度響起,大廳兩側的角門悄然開啟,兩隊盛裝的歌舞姬邁著輕靈的舞步跳進了廳中,隨著優美的樂聲載歌載舞。薄薄的輕紗裹住的是青春健美的身體,舞動間無限的春光時隱時現,有如花間的蝴蝶,又似樹梢躍動的靈雀,賞心悅目之極。

音樂和舞蹈正在高潮之際,突然一個停頓,場中一片靜寂。

一聲輕響,一位身穿著一襲亮金絲織繡、婀娜美麗的身影舉步曼妙,搖曳多姿地娉娉而入。

這個年紫絕不超過雙十五歲的美女鵝蛋臉上紅馥馥的,大大的明眸中秋水含波,櫻唇含笑,菱嘴生輝,珍珠般的貝齒隱隱可見。最讓人心動的是她渾身散發出來的一種絕世風情,讓她看起來好像是來自九天之外的仙子,頓時將場中其他艷姝全數壓下。

美女鶯聲嚦嚦地道:“奴家顏如玉非常感謝各位貴賓的捧場,今日奴家為各位獻奏一曲《梧桐夜雨》,希望各位喜歡并請各位多指教。”

說完,微一躬身,便坐到椅中,調好弦,開始彈奏起來,“青鳥此去君未逢,錦瑟何來絲如風。梧桐夜雨山海平,斑竹曉吟人世空。曉星空知九天高,驚鴻徒鳴天涯夢。冰雪化露連天谷,玉調難成人間盟----”

傲天也沒再說話,而是閉上眼,專心的開始聽了起來。這首曲子乃是一首悲傷凄哀的作品,此時由顏如玉彈出來,更加的讓人傷感。

傲天忍不住心中嘆息一聲,如此的絕色女子,就是比之“靈狐”若離也毫不相讓,為何會落到這等境

“血池這件事已經得罪了”,陸隱默默道。

食神道,“血池一事揭過,這個承諾白龍族給出過數次,每一次都兌現了,其中最出名的一次便是在中平界,那時候陸家還在,有一個散修劫殺了陸家旁系子弟,為陸家所不容,不過那個散修曾得到龍山保留一峰的條件,千辛萬苦逃到龍山,最終被白龍族保了下來”。

陸隱詫異,“殺了陸家的人還能被保下來?”。

“不錯,很不可思議,陸家的強勢與護短是出了名的,但那......

喝到第三壶酒的时候,辛老二才他心里已经在后悔,刚才本该将

田错不明所以:“侯爷,敢问您设的是什么局?”

姬侯爷慢悠悠的说道:“首先,我豫国地处四战之地,若想保全,必须富国强兵。狄处那些人主张变法,追根究底还是要壮大我豫国,我们坐享其成,何乐而不为?再者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豫国要是灭亡,我们也要遭殃。”

田错点点头,但还是心有不甘:“可是,看着狄处那些人出风头,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就是来气。”

姬侯爷:“变法之事,成败难料。成了,我们坐收渔翁之利;败了,我们可趁机将狄处、李馈他们拉下马。即使变法成了,狄处也必定会得罪很多人。何况,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狄处倘若果真立了绝世之功,必定会受到豫王殿下的猜忌。”

田错恍然大悟,连呼:“侯爷英明。”

第二天,狄侯爷进宫,向豫王姬文献上武卒之法。豫王姬文听后,连连点头称赞:“武卒之法甚好,即日施行。至于领军之将,不知狄侯可有合适人选?”

狄侯爷回禀:“起奏陛下,卫起、中山羊两位将军久经沙场,必可担此重任。”

豫王姬文:“两位将军战功卓著,的确是不二人选,我准奏。知我心者,是你狄侯;解我忧者,也是你狄侯。自我即位起,狄侯你就对我襄助良多。你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我必定应允。”

狄侯爷连忙拜谢:“为大王尽忠,是微臣的本分,大王平素已赏赐良多,微臣岂能贪心不足,惟愿大王安康,豫国强盛就足矣。”

狄侯爷告退,回到府中,召来李馈、李赫、卫起、中山羊等人,告知今日宫中之事。卫起、中山羊很是振奋,一齐拜谢狄侯爷。

狄侯爷:“明日起,卫起、中山羊两位将军开始选拔武卒。”卫起、中山羊领旨。

武卒军的募兵公告挂出去后,豫国青年个个振奋,纷纷踊跃报名。卫起、中山羊连日来在校场测试选拔。测试项目很是严苛,应试之人十有七八都落选。经过重重筛选,终于挑出数万人,编入“武卒”军。

另一边,由于李赫连续献上削爵法、武卒法,狄侯爷赏赐给他一套府院。府院甚是气派,奴仆众多、资财充盈,李赫很是高兴。李赫想将府院稍微修葺一番,又不懂凯奉的行情,正在烦恼,猛地想起任佐和东方虎俩人。于是,李赫叫来二人,拜托他们操持修葺之事。任佐、东方虎爽快应允,不几日,大功完成,李赫很是满意。

随后,李赫将任佐、东方虎二人推荐给狄侯爷,狄侯爷见任佐消息灵通,东方虎颇有谋略,就将二人收归麾下。

过了旬月有余,卫起、中山羊率领武卒,准备向城西军营开拔,开展长期训练。李赫、任佐、东方虎受狄侯爷之命,随军出征,辅佐卫起、中山羊二位将军。临行前,李赫发现李心雨竟然也随行而去。

李心雨换了一身戎装,佩剑跨马,英姿飒爽。李赫上前问:“李姑娘,此番行军,多有艰辛,只怕你一个女孩子,受不了这种苦。”

李心雨:“多谢李公子关心。我自幼随家父周游列地,这点风霜之苦,算不了什么。”

武卒军来到营地后,卫起给众人安排任务。任佐负责勘察地形、传递情报;东方虎负责辎重粮饷调配,而李赫做随军参谋。多日来,卫起、中山羊忙于练兵,李赫闲来无事,一边跟着将士们训练;一边与李心雨、任佐一行,游山玩水,勘察地形,倒也惬意。

李赫见李心雨跋山涉水,身手矫捷,连连称赞:“没想到李姑娘居然能有如此身手。”

李心雨:“小的时候,家父四处游学,我跟着他也走遍名川大山。家父遍访名门,然而那些士族大家见我父亲出身低贱,都不予起用。所幸后来遇见狄侯爷,家父才被拜为上卿;如今,家父更是受豫王器重,委以丞相之职。回顾以前,真是恍如隔世。”

李赫:“他,而且,我施展了十五式天兽爪全被他学了去,完美呈现”古尔巴赫道。

  修兹沉默。

  “依我看,探境之中他已经无敌了,反正宇堂找不到人是他对手,整体实力足以排入宇堂前十,一旦突破融境,或许会威胁五大堂主之位,你觉得呢?”古尔巴赫道。

  修兹看着古尔巴赫,“他在哪?”。

  “刚走,怎么,你要见他?”。

  “我要跟他一战,探境”。

  古尔巴赫道“人家未必有时间,你知道的,人家是紫山王,不是寻常宇堂学生,不归属任何一堂”。

  修兹目光凌厉,“跟他说,我可以答应让他学习天兽爪前二十式,只要他敢应战”。

  古尔巴赫想了想,“行吧,我找他”。

  修兹二话没说,直接关闭光幕。

  古尔巴赫转头看向陆隐,笑道,“搞定,怎么样,这个代价敢不敢付?”。

  陆隐嘴角扬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跟帝国最强交手,是我的荣幸,什么时候?”。

  古尔巴赫刚想说什么,两人个人终端同时发出声响,这是有重要通知才会出现的声响,无法关闭,强制接受,就像当初星空第十院那个消息一样。

  陆隐跟古尔巴赫同时看向个人终端,过了一会,两人抬头,惊愕对视,帝国五公主温蒂宇山加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成为决策议员,同时兼任大宇帝国青年评议会议员,全权负责帝国议员选拔。

  “要出大事了”古尔巴赫沉声道。

  与此同时,帝国无数人收到消息,得知温蒂宇山加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同时负责帝国青年评议会一事,大部分人兴奋欢呼,帝国终于有人在外宇宙说上话,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叹息,那些人,都是了解温蒂宇山的人,包括不死宇山。

  帝宫,不死宇山叹口气,苦笑,“麻烦了”。

  太子府,多兰宇山呆呆看着光幕,随后发出跟不死宇山一样的感慨,“以王妹的性情,帝国有人能入眼吗?”。

  杜克宇山大笑,“这可有意思了,看来接下来帝国热闹了”。

  不少人发出感慨。

  第一环高塔顶层,陆隐疑惑,“你怎么这个表情?温蒂宇山加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不是好事吗?而且还由她负责帝国青年评议会”。

  古尔巴赫苦笑,“你了解五公主吗?”。

  陆隐摇摇头,完全不了解,只听过这个女人在内宇宙混的很好,而且,眼高于顶,连大宇帝国都瞧不上,谁都管不了。

  “温蒂公主她”,古尔巴赫话还没说完,又一条消息通知,‘大宇帝国缺乏有效人才,评议会暂停招募,由外宇宙青年评议会议员接管,人员很快到达真宇星’。

  陆隐呆呆看着,这什么意思?

  “看到了吧,这就是温蒂公主,帝国年轻一辈无一人入她眼,包括我们五个堂主,在她眼里我们连进入评议会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帝国压根没有青年评议会,直接被接管”古尔巴赫无奈道。

  陆隐第一次感受到温蒂宇山的霸道,一个女人决定了一切,这个决定任何人都无法违背,包括不死宇山。

  自己跟她貌似有婚约,想起这个,陆隐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这女人不会用发通知这种手段毁约吧,虽然自己是假冒的,但也太丢人了,希望不要。

  “这女人到底多强?连你们都看不上?”陆隐问道。

  古尔巴赫目光复杂,低沉道“你应该知道她是皇庭十三队第二队队长”。

  陆隐点点头,他听布隆森说过。

  “她,是自己打上去的”古尔巴赫敬佩的说了一句。

  陆隐目光一变,“什么?自己打上去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一轮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方之间

宠妃大辣椒

四方之间

正月初四

四方之间

寂寞观鱼

四方之间

兔耳齐

四方之间

黑桃十一

四方之间

神域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