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委屈的狐狸》。

小鱼儿叹了口气,喃喃道:所以唏嘘,因为他们也都已看出,燕

唔,等等,為什么一定要等到天亮呢,難道自己不能晚上去看嗎?

對,晚上有危險,是聯邦認為的,卻不是他認為的,而且這里更像是他的天下,干嘛要被“聯邦認為”所束縛呢?

于是,秦烽聯系萊斯利,說自己覺得外面的環境很適合自己練習戰技,可能晚上不回來了,讓他到時代為向周天火解釋一下。

“老大,不會有危險吧,您可得注意點,沒了你,我們就少了主心骨啊。”萊斯利驚愣道。

秦烽笑說:“放心,我的生命金貴,不會拿它開玩笑的,你只要幫我圓好場就行。”

“老大,圓場沒問題,不過你大概要多久,別到時我們要轉移了,你也沒回來啊。”

“具體多久我也說不準,不過白天的時候你可以聯系我,有什么事及時反饋就行。”

“是哦,行,那從明天開始,正常我每天一早一晚各聯系你一次,特殊情況臨時聯系。”

“可以,其他就沒什么了,就這樣吧。”

“嗯,老大,千萬小心,有什么情況記得求援。”

“知道的。”

“嗯嗯,老大再見。”

秦烽一路向西,在天黑之前推進了20公里,發現了4窩蜘蛛,共獲得5萬多“孝敬”,龍首小劍內置空間中紫晶數量突破了10萬顆,市值超200億。

黑夜降臨,黑暗并沒影響秦烽的速度和方向感,稍事休息繼續前進,一個晚上又推進了40公里,紫晶數量突破20萬顆,市值超400億。

而這才只是一天一夜的收獲啊,由此可見,這顆星球真的是一座天體級寶庫,也確實是蜘蛛這類群居性蟲族的天下。

因為若是換做人類,就算星球上滿是紫晶礦砂,要從中提煉出純凈的紫晶來,其流程工序相當復雜,成本也很高。

而這些蟲族就簡單多了,吃下去,通過身體這個特殊的系統過濾一下,直接就提煉出來了,以分泌物的方式結晶。

而礦砂殘渣也沒有浪費,拉出來后用作了它們構建巢穴的材料,堅固性得到驗證,連合金刀都砍不動,如果進一步開發的話,說不定還能有其他大用處呢。

星球上的植被很豐富,森林密布,生長著品種繁多的果樹,結出各種各樣的果實。

這些果實有的能吃,有的則含有劇毒,人類食之必死,但這難不倒秦烽,他可以本能地辨別出哪些是可以吃的,哪些是不能吃的,故而一路就以果實填飽肚子。

一夜過去,第二天清晨聯系秦烽的不是萊斯利,而是周天火,他很擔心其安全,這從他聽見秦烽的回應時,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就看得出來。

秦烽頗為感動,盡管知道周天火這樣關心自己是有原因的,但此刻表現出來的關心卻是真實的,所以他先道了聲謝謝,然后說自己很好,昨晚也沒遇到什么危險,并且后續會小心,請對方放心。

周天火聽出他一時半會是不會回來的,便嘆道:“好吧,秦副隊,那你自己小心點,有事可以直接聯系我。”

“謝謝周隊。”秦烽應道。

“不謝,好了,那就這樣吧,我們也該出發了。”

“嗯,再見。”

摘了些水果充饑,秦烽繼續向西進發,在穿過一片叢林后,赫然看見一座巍峨的山脈橫隔在前路,南北走向,延綿不絕,一眼望不見盡頭。

“終于看到大山了,雖然在基地里可以看見一座座雪峰,卻沒想到距離會這么遠,,走了一天一夜才能看見下面的山體,真是望山跑死馬啊,而且從這里過去,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吧。”

“唔,山里面的環境與平原森林中完全不一樣,說不定里面會有別的驚喜等著我去發現呢。”

“俗話說富貴險中求,不冒險又怎么會有發現呢,再說了,好像這顆星球上并無讓我感覺危險的東西吧。”

“出發!”

秦烽望著大山自言自語,然后毫不猶豫地朝前走去。

111404號行星是一顆原始星球,在此之前從未被人類改造過,大山之中更是到處懸崖絕谷,怪石嶙峋,草木豐茂,讓人寸步難行。

所幸戰甲有極強的攀附和助力彈跳功能,秦烽又身手靈活,藝高膽大,一般的阻礙并不能擋住其前進的腳步。

只是,慢慢地他注意到了一些異常,本不該出現這里的人類活動痕跡,竟然出現了多處,而且似乎還被人為掩蓋過,可能是因為走得比較匆忙,而沒有掩蓋的很徹底,被眼尖的他發現了端倪。

呲,難道其他國家早已投放人員到這顆星球上了?

秦烽立刻做出了這樣的判斷,這是有一定根據的。

因為據他所知,他們這批部隊是聯邦投放到這多,都是过来看热闹的。

而在众人都聚集过来的时候,一个黑西装的少年却是挤出了人群。

庄莫言嘴角露出不屑的嘲讽,“敢跟修出内劲的人斗,也不看看你们的斤两,一群白痴!”

说罢,他便朝远处走去。

再看元筑,他刚刚倒飞出来装在花园里的水阀上边,一屁股坐到了极尖锐的阀子上边,现在正疼的在地上学时针走路。

“什么人?”吕泽一步一步走过去,走到刚刚停止旋转的元筑身边去,一脚踩在他胸膛上,继续道:“他是什么人我打不得?”

柏德川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他,嘴角仍带着不屑,道:“大言不惭!”

对于吕泽这种,只是会两下拳脚,并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柏德川始终是看不起的。

双拳难敌四手,你就算再厉害,一会儿元家的保镖过来,你一样要被打趴下,到时候还是要跪下求饶,现在这样逞微风只能加速死亡罢了。

“你敢打我?我要弄死你,你等着!”

被踩在脚底的元筑眼里迸发出极致的屈辱和愤怒,他摸索着去掏手机,准备搬救兵。

其实他们这边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不远处的那些保镖,正在快速往这边赶。

吕泽眉眼低垂,并没有阻止元筑。

打一个也是打,打一窝也是打,所幸等来齐全了一起打,也省的一波一波来麻烦。

梁海源站在远处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吕泽身上有什么异处,但庄莫言那诡异的行为让他心生疑虑,故而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江州四霸里边,庄莫言家族势力是最强的,同时也是神秘的一个。

别人作为霸王都是声名狼藉,人见人嫌的,庄莫言不然,他这霸王做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的。

而作为四霸之首,庄莫言也是唯一一个能不依靠家族势力,在外边横行霸道的,他是走的练武的路子,没什么人能打得过他,故而不需要依靠家里的那些保镖。

除此之外,庄莫言的眼力见也很好,他能极快的分辨出谁是泰山,谁是蚂蚁。

这也是为什么庄莫言没有去找茬,梁海源也跟着迟疑的原因了,他怕自己踢到铁板。

“少爷!”

有惊呼声从人群中发出,紧接着就一群黑衣保镖蹿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年龄稍大的管家装扮的人,他们本是跟着热闹过来的,却看见这热闹中心围着的是自家少爷,由不得他们不惊讶。

“昌叔你怎么现在才来?”元筑被那管家从地上搀扶起来,怒气冲冲指责道。

“对不起少爷,我……”昌叔还想解释什么,却被元筑直接打断。

“别说废话,上,我今天要看到他站不起来!”他一挥手,命令保镖朝吕泽而去。

“是,少爷!”一排将近十个保镖迟疑都不敢迟疑一下,转头就朝吕泽冲过去。

他们迟来已经是失职,若再敢迟疑,怕是要受到那霸王的雷霆怒火。

诚然,他们承受不起,只能朝吕泽冲去。

“这小子还真是不怕死啊,竟然站在这儿等人家保镖过来!现在好了,跑不掉了……”

“装逼装过头,让雷劈了吧,明明是个穷鬼,好好挨一顿打就过去了,还偏逞能去打那霸王……”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分量,真敢出来瞎晃悠!”

“我看齐家这次也不好收场吧,竟然让这么个穷酸货给搅和了宴会……”

周围吃瓜群众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吕泽冷笑,淡漠的像是被围攻的人不是他。

元筑冷哼,等会保镖把吕泽打废的时候,自己一定要上去好好羞辱一番,报刚才的仇。

梁海源双目在四周围观群众里扫描,希望能找到一点吕泽到现在还那么云淡风轻的依仗。

可,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吕泽的依仗从来就只是自己,而已!

保镖们已然冲近前,吕泽却是不疾不徐的迈步,往前走,手上灵力运转,脚上跟着风的方向移动,他要一边感悟风的力量一边收拾那些保镖。

在外人看来,他那模样就像是准备离开了。

“他这是在干什么?现在逃跑?用走的?”

“这是被元家保镖的气势吓傻了?”

“可能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人吧?话说,你们不觉得这人很眼熟嘛?”

“眼熟?这话怎么说?”

“他不就是三年前名震江州的那个齐家废物女婿?”

有人认出来吕泽来了,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战局。

吕泽一步步往前走,每一步都走在风上,他绕着保镖开始打,一掌一个,动作轻盈而淡然。

接着,黑黝黝的大殿里,就有一,莫忘记我现在是个受了伤的人

那一劍,并沒有斬出。

然而月魔,依然被虞淵逼迫的魂體分離,被煞氣洪流擊的魂飛魄散。

一位,依照命令而來,或轟殺“重傷垂危”虞淵,或逼虞淵揮劍,從而喪失戰斗力的月魔,就此隕滅。

虞淵沉靜下來,不再運轉“煞魔煉體術”,只是繼續吸納著妖丹的氣血。

妖丹所含的氣血能量,磅礴豐沛,足以助他在蘊靈境初期,將這具血肉體魄,一遍遍地淬煉打磨。

轟殺那位月魔,虞淵之前因修煉而受的傷勢,竟已痊愈大半。

且精氣神都依然處于巔峰,那位至強月魔但凡敢冒頭,虞淵攜劍芒的浩蕩、蒼莽劍意,將能輕易斬出。

“哎,誘魔的計劃,怕是失敗了。”

傷勢恢復太快,沒有揮出那一劍,送死的月魔,就被他輕易料理。

潛隱在暗處的至強月魔,豈敢在他如此狀態下,主動現身?

“都不用躲避了。”

無奈下,虞淵放聲高喝。

須臾后。

躲藏在石洞內的,一道道身影,陸陸續續地走出。

月色清涼,靈氣狂亂,虞淵站在銀白曠野,皺著眉頭,仰望著天穹,似想知道遙遠的天外,那一輪明月之上,究竟曾發生過什么。

望著此刻的虞淵,眾人都神色復雜。

朱煥、婁玲,奪舍那兩位的月魔,曾爆發出的驚人戰斗力,每每想起來,都讓他們心悸。

他們是齊心協力,還得到虞淵的幫助,給予最后一擊,才能轟滅。

而虞淵,僅蘊靈境初期修為,還沒有揮出致命的一擊,就將現身的一位月魔斬殺,還是魂飛魄散。

試問,在場眾人單槍匹馬,除李禹持“祭魂球”可以外,誰還能行?

不用那一劍的虞淵,以低微的境界,到底是如何做到,轟滅那位月魔的?

虞淵在他們心中,忽充滿了神秘,讓他們困惑重重,總覺得這位明明境界最低,早些年身份名聲不顯的暗月城少年,隱藏著太多太多東西。

蘇妍暗下決心,只要能活著離開,她將盡她所能的修復和虞家關系。

若能讓虞家,完全依附于蘇家,當然最好。

實在不行,也不要和虞家交惡,成為不共戴天的死敵。

藺竹筠雖表現的漠不關心,可她實際上的心情,最為酸澀。

虞淵越出眾,越證明藺家,證明她挑人的目光不行,證明都是他們自身問題。

藺家和她,先前對聯姻的排斥和抗拒,如此來看,反像是一個天大笑話。

如此虞淵,若是配不上你藺竹筠,配不上你藺家,偌大帝國,除李禹外,還能配得上?

“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能行。”

詹天象哈哈大笑,打破了眾人的心境,對虞淵說道:“哎,可惜那位至強月魔,藏頭露尾,并沒有膽敢現身一戰。不然,以你此刻的戰力,再加上我們,定能成功。”

“誘魔的計劃,我看是失敗了。”虞淵神色自若,居然沒有太多頹喪,“不要緊,我現在漸漸覺得,只要不去那禁地出入口,那至強月魔恢復了巔峰實力,我也無懼一戰。”

此話信心十足,霸道無比,讓在場的眾人莫名心安。

他,似在悄然不覺間,已取代李禹,成為大家的定海神針,主心骨。

“嘶!”

韋心他們被嚇壞了。

左一飛被阻攔住無法前進,如今看清楚前面的場景也嚇得不輕:“媽呀!”

不愧是元嬰尊者!

夠狠,夠毒,夠決斷!

老奶奶前方半里,水龍的百丈軀體極速收縮而后轟然爆開,爆炸威力雖然不是那么大但足夠沖破九炎焚蕓大陣和地火焚魂陣的邊界了。

九炎焚蕓大陣是百烈宗的中樞陣法負責調控全局,地火焚魂陣是每一個區域具體運轉的攻防陣法,如今兩座陣法同時感受到危機同時爆發,地底轟然一蕩,龐大的火靈力從各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委屈的狐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三十二变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江色暮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华岳青阳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零想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曹浒

星星想见太阳一面

歙然先生